【毕侃】火锅爱情故事(一)

想吃火锅的产物……


“太迟了!他这时在想。太迟了!但真的太迟了么?要不是他刚才迟疑了一下,他本来满可以达到轻松愉快的彼岸,一切都可能顺顺当当,头脑也会清醒起来。不过实际上,只是他不想清醒。”

李希侃是个驻唱歌手。

每个人的梦都不一样,李希侃的梦是站上舞台。现实的伸缩度很大,不过大大小小的尝试除了生存也算是追梦。

他还蛮喜欢这个工作的,毕竟薪资待遇都不差,工作时间也说得上自由。下了班还可以员工折扣加餐,爽的。

虽说是驻唱,但李希侃并不在酒吧打工,只是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看到火锅店有在招人。

对,火锅店,很奇妙。

这家火锅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大盆红火麻辣,是每人一盏的小锅,汤底慢慢熬,自己的锅得自己关照着,这样有些爱好趁手捞同桌友人刚下进锅的牛羊的顾客倒不很热衷光顾了。

热闹里有疏离,这是人们交往的最好状态。不至于太寂寞,又不至于让他人随意侵占领地,渐渐失去自由权利,泯然众人矣。

也许就是因为这点冷漠,才需要音乐来暖场吧。

李希侃觉得店老板一定是个清净人,懂得体恤,又不失风度。面试通过的时候,也有些雀跃。

可惜有些时候人的缘分就是这么浅淡,老板并不常来,寥寥几次过来视察都赶上李希侃的休假——导致到工作快两个月李希侃还没能一睹Boss的真容。

不过关于毕老板的传言却是轰轰烈烈,跟这个人在李希侃心底的印象形成的两个极端——高富帅公子哥,开店纯属一时兴起,本人从来不下厨房,甚至火锅酱料调配也毫无心得。

都说干一行爱一行,李希侃并没有在传言中找到毕老板对食物的热爱。

对于这些传言,有几个女孩儿是不太同意的。毕竟君子远庖厨这类说法对新时代女性来讲有些古板不中用,在她们心目中,能在劳累时为你洗手作羹汤的才是真爱。

不过活在大家嘴边的毕老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也没有人去深究了。每天老实打卡上班,按时放假,工资照发,有关系不错的同事聊聊八卦扯扯谈,人生就已经很充实了。

现代人总是对追根究底这件事没太大热情。李希侃也不例外。

久而久之,也有恼人的事,就是上班时间总是对各类火锅“只闻其味儿不知其味”,搞得他时常飢肠辘辘,对夜宵上瘾。经常发生的小放纵成功地对他本来就脆弱的胃造成了二次伤害。

于是乎深夜吊水,医院晚间很安静,只有医护病患走来走去的脚步声,很轻。

这个时候安静得有些渗人。

不过李希侃的心情没有变糟糕,人在吃东西的时候会感觉到幸福,即便李希侃是个口味挑剔的人也不能拒绝美食带来的诱惑。

有句话怎么说,吃饱了才能有力气减肥,他的朋友尤长靖是这句话彻彻底底的贯彻落实者。一人做事一人当,小丁做事小叮当,在娱乐圈身材体重起起伏伏很危险,但是小尤仍然乐此不疲,大约是食物给人的安全感和抚慰早就大过了小小重量的负荷。

李希侃漫无目的的刷了刷手机,看了看吊瓶的余额,想着要不要眯一会儿,又怕药吊完自己还在梦里游,回血手又要痛上一天。

单身有时好,有时又很多事。

他半梦半醒,这时候突然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伴随着醉酒人特有的爆炸性呼吸声,还有护士的抱怨。

“不能喝还喝这么多干嘛!没事儿找事儿!”
“这不是高兴嘛!多喝你两瓶怎么了,你那儿又不缺酒!”
“是是是,还不缺火锅汤底,你要不一起多喝点啊!”

李希侃听着听着觉得无聊起来,本来想插个耳机睡过去,摸了摸外套口袋居然是空的,瞬间觉得生活没有希望。

这时候有人大力推开房门,李希侃没睁眼,听见人体跟病床接触的闷响,心里想这醉鬼还挺沉。
“年轻人,听我一句劝长点儿心吧,别仗着自己年轻就乱来,早睡早起少喝点儿酒养成良好生活习惯!我男朋友才22呢工作熬夜都天天吃护肝片,哪儿像你们一个个夜场到处跑……”
“知道啦知道啦,谢谢医生。老毕你去缴费吧,在这儿我也摔不着。”

这个有点熟悉的姓氏和前面对话的火锅串联起来,李希侃心想不可能这么巧吧,把微微眯起的眼睛睁开一条缝。

事实证明,人在遇到一些出乎意料的情况时真的会大脑空白,彩虹屁是蹦不出来了,一连串卧槽倒是十分整齐的出现在脑海里。
别吧,这老哥也太好看了吧?
穿大衣真帅。
还高。
这是窝在病床上的咸鱼式李希侃对毕雯珺的第一印象。

“还嫌我啰嗦,你自己瞧好吊瓶啊!家属跟我来一下。”医生翻了个白眼对着李希侃看到的超级无敌大帅哥扬了扬手。
“不是家属是债主!你躺好了别再动了啊,等会儿床都给你摇散架。”毕雯珺有点嫌弃地看了病床上人一眼,跟着医生出去了。

李希侃跟毕雯珺的第一次见面,就是单方面印象。
有时候缘分真的很奇妙,两条平行线,一条改了道,开始向交点方向延伸。

经过并不激烈的思想斗争,李希侃还是决定拜托一下对面床那位精神状态极其亢奋的醉鬼在吊瓶将尽的时候叫一下他。

“行行行,我帮你看着。别哥呀哥呀喊的我指不定还比你小呢,我叫黄明昊,叫我Justin就行了。”

李希侃道过谢,卸下了跟困倦抵抗的精神沉到梦里去了。

毕雯珺也缴完了费回到病房,发现Justin还在神采奕奕地刷微博有点惊讶,喝完吐得天昏地暗哭的要死要活的是他,现在精神百倍的也是他。“你不睡会儿?你明天不是有大事儿吗?”

Justin抬头看他一眼,“我能有啥大事儿啊,那都是些破事儿。我算是看明白了,以前干的那些都是什么花里胡哨的事儿啊。那就是四个大字儿,自以为是。”

“现在是凌晨十二点,不要随便乱做判断,不然你明天早上一定会后悔。”毕雯珺叹了口气,拉开椅子坐下来,“我看你能嗨到什么时候。”

Justin乐了,“经验之谈啊老毕!来跟我说说你那些孤单深夜思考人生的往事?诶,不过要是我真睡过去了你记得帮我看看对面床那哥们儿的吊瓶,差不多打完了就帮我喊他起来吧,估计不是在这儿过夜的。”

毕雯珺转头看了看对面熟睡的人,穿的黑色卫衣,带着个兜帽一团窝在被子里,胸前衣服上还印了个棕色狐狸。刘海真够长的,也不嫌扎眼睛。鼻子嘴巴都挺小的,脸更小,看上去应该还在上学吧。

不过鬼使神差,他觉得,有点可爱诶。
像只小狐狸。
“知道了。”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毕雯珺觉得对面药瓶告急,看着李希侃睡的香甜也就没喊他,只是按了铃让护士来给他拔针。
拔了针李希侃还没醒,眉头皱了一下又松开。“先生,你要不给他按一会儿止血吧?”护士小姐超小声地说。
毕雯珺答应了,起身坐到李希侃身边来,从护士手里接了李希侃的手。这人手怎么也跟五官一样小啊,毕雯珺心想。
俩大男人,一个睡的香香甜甜完全不知道自己被人握了手,一个心怀鬼胎思绪漫游到一万公里外。
画面真的有点奇怪,又诡异的和谐。

两分多钟按道理血早就止住了,毕雯珺却不太想放开手,又怕李希侃突然醒来会被吓着,也就悄悄放了手顺手帮人掖了掖被角。

万万没想到,李希侃醒了。
眼前就是毕雯珺那张放大的俊脸。

“咦,你……”还有颗泪痣啊也太好看了吧!

“Justin睡着了,拜托我看一下你的吊瓶,已经拔针了,我看你睡的挺熟就没叫你。”毕雯珺说。

“哦哦哦!谢谢你啦!”李希侃对毕雯珺笑了笑,狐狸眼眯了眯,又多可爱了一点。

“没事儿。我叫毕雯珺,你好啊。”

“我是李希侃。”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新编字典 | Powered by LOFTER